互聯網新職業的“真”面孔

發布時間 : 2015-05-30 09:42:51 來源 : 金站網 瀏覽次數 : 互聯網新職業的“真”面孔

  如今,互聯網已滲透至生活的方方面面,滿足了大眾出行、飲食、娛樂、學習等各類需求,從某種程度上實現了人們幻想中的“坐享其成”。與此同時,網絡主播、微商、自媒體等有著鮮明時代烙印的新職業開始興起,有人說,它們時間隨意,收入任性,人前光鮮,有成就感,詮釋了很多80、90后對理想工作的幻想,也有人說,它們只是曇花一現,不夠長久,背離了老實本分的王道,那么,它們的真面目究竟是怎樣的呢?

  微商賈善詞

  微商成就今天的我


  盡管很多人對微商存有非議,但這個年僅22歲的女孩和她的團隊月收入已經是6位數了。

  賈善詞,和很多有著明星夢想的女孩一樣,小小年紀來到北京,住在只有8平米的隔斷房里,每天唱歌、演出、為夢打拼,卻并未得到應有的回報。“感覺自己都快活不下去了”。

  2013年,善詞用駐唱所得的積蓄投資了微商,當時爸媽就問她,你做的是什么?能賺到錢嗎?別被人家騙了。如此封閉的平臺,沒有第三方保證、更沒有一個穩妥的交易方式,只靠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去交易,換做誰都不會看好。“當我過年回家,拿著五萬塊錢現金放到他們二老手中的時候,我能清楚地看到他們眼角的濕潤。”要強的善詞最終還是用堅持兌現了承諾,而她也開始嘗試組建自己的團隊,讓生活越來越好。

  任何一個白手起家的故事背后,總有著常人無法想像的艱辛,善詞也感同身受。“如果我現在是個歌手的話,過得會更輕松自由。選擇了微商,甚至比普通上班族艱難得多。”善詞說,做了微商之后會時常“虐待”自己,最忙的時候連續兩天不睡覺,平時也是忙到晚上一兩點。“我每天睜開眼睛就開始回復大家的留言,晚上睡覺前才放下手機,甚至吃飯的時候也在回復。一天別說你一頓飯了,多喝幾口水都是奢侈,這真的不夸張。被客戶埋怨的時候,自己也會哭,因為真的太難了。”

  如今的善詞已經是某品牌微商渠道的CEO,今年的發展方向是開拓線下實體站,同時,自己的品牌也進入生產包裝階段。用她自己的話來說,“是微商成就了今天的我!”最新數據顯示,目前微商中流水過10萬的大約有11%,而過百萬的則只有3%,微商平臺盡管承載著大量財富,卻絕非人人都可以起飛的風口。

  自媒體人某某

  只有精華才能被留下


  關于自媒體,我們都有許許多多的“聽說”,聽說某某人辭去了工作,開始專營自媒體了,聽說在微信訂閱號上發一篇通稿起價都1萬元,聽說自媒體將取代紙媒、網媒成為未來主流的媒體形態,聽說……

  實際上,自媒體的概念在互聯網圈子盛行多年,從博客到微博、再到微信,換的是內容輸出的平臺,而自媒體的概念卻從未消失過,自媒體的水漲船高,既有自媒體人自身的推高,也有市場對自媒體的需求。在自媒體這一個概念達到最頂峰的時候,甚至連“人人都是自媒體”這種偽命題,都充斥于各大媒體版面。

  “不是在某個行業浸淫數十年,真的能做好自媒體嗎?”一位不透露姓名的自媒體人表示,自媒體不是人人都能玩得轉的。“也許一時能出幾篇轟動性的內容,但是長期的輸出,是很困難的,所以自媒體是個‘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’的東西!”

  該自媒體人還介紹到,現在的自媒體已經基本穩定了,草根自媒體想要成名,絕非一件容易的事,甚至連生存都很困難。“像目前比較火的今日頭條,能開通的自媒體賬號,估計不到1/100,能開通廣告功能的自媒體,更是少之又少,而且其標準之高也達到了令人咋舌的程度:單篇閱讀量過百萬!實際上,每篇文章能達到幾十萬閱讀量都已經是很不容易的事了。想要運營好一個公眾號,粉絲的積累與維系十分重要,而這些是需要時間和內容共同來打造的。”

  網絡主播瀅瀅

  現實才是最終的彼岸

  每晚九點鐘,瀅瀅坐在十平米的臥室里,面對著一臺電腦、一個電容麥克風和一個高清攝像頭,開始一天的工作。她的直播間里有五千個粉絲,有粉絲進來房間時,她會停止唱歌,用甜美的聲音跟入場粉絲問好,就像在現實生活中遇見老朋友一樣熱情。

  瀅瀅在虛擬世界里自稱小Y,現實生活中是一個80后北京姑娘,身材瘦小,面容姣好,在藝校學過唱歌,參加過2005年超級女聲。“想找一個喜歡的工作太難了,或許連我自己都不清楚喜歡什么工作”,現實生活的迷惘讓她習慣把自己關在房間里,而在網絡世界中,她卻意外找到了自己的快樂。“雖然網絡是虛幻的,可那種眾星捧月的感覺卻是真實的。”

  瀅瀅說,網絡主播沒有外界傳說的那般神乎其神,月入三四十萬的有,但不會是她。“真正做的好的主播是很累的,用一個詞形容就是——根本停不下來。我雖然開直播間的時間不穩定,但也從來不敢消失超過一個星期,因為怕人氣流失,畢竟人氣一旦沒了,那就什么都沒了。”

  在瀅瀅所在的YY平臺里,大約有兩萬多個主播,據瀅瀅透露,主播也并非人人都賺錢,累死累活一個月賺兩千多塊的,絕對是大多數。“跟明星是一個道理,主播會紅,會賺很多,會被黑,也會人氣下滑,很多變化也許在一夜之間就發生了”。在瀅瀅看來,網絡主播終究不是可以依賴一生的職業,但如何往現實中轉型,她依然沒有找到答案。

  O2O家政畢文波

  阿姨幫讓我找到家的感覺


  在接觸家政行業之前,畢文波在企業待過,也干過快餐,40多歲來北京,因為山東人的淳樸與務實,并不敢奢求太“高大上”的工作,一次偶然的機會,她成了阿姨幫的一員。

  “干這一行沒太多難度,入行前會有培訓,你要做的就是真誠地去對待別人,用心去干,很容易就能做好。”最初,畢文波并沒有考慮太多,讓她滿足的是,終于在北京立住腳了。而隨著O2O的步步推進,她開始感受到來自互聯網的紅利。“我平時也有跟傳統保潔溝通過,比如酒店、寫字樓的阿姨,她們的收入普遍比阿姨幫低,大概在2000~3000元之間,而且每天大概工作十幾個小時。”畢文波說,因為歲數的關系,自己的接單量不是很多,處于中游水平,每天工作5.5到6個小時,收入大概是傳統保潔的兩倍。

  “傳統家政會收取中介費,而在阿姨幫做小時工,還能夠領取交通費、話費等補貼。”在畢文波眼中,阿姨幫是一個很好的平臺,在保證每個阿姨收入的同時,還提供了很大的成長空間。當然,任何一個平臺上,都會有優劣之分,“阿姨之間的差別很大,體現在素質、性格、文化程度等各方面,于是收入上就會差很多,高的過萬,低的只有3000多塊錢。這些都是跟勤奮成正比的!”畢文波表示。

  現在的畢文波已成為管理層的一員,給阿姨派單、培訓成了她的主要工作。她認為有人就有家庭服務需求的存在,所以,她對阿姨幫的前景十分看好。“阿姨幫就像是一個家,我們在外面受了委屈,會有一個地方在等你回來。”

發表評論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登錄名: 密碼:   
  歡迎您!  
評    價:  好評  中立  差評
表    情:
驗證碼: 看不清楚請點擊圖片刷新驗證碼  
最新評論 (全部0條評論)